当前位置:首页 > 宜宾酒文化 > 文章内容
 
曲水流觞 | 文人墨客与宜宾酒
日期:2017/12/8 19:54:00
 

酒,柔美如清水,热烈如火焰;

诗,浓缩了语言,凝炼了真情。

酒是水质的诗,诗是心酿的酒。

诗是水中酒,酒是文中诗。


在宜宾,诗情如酒,酒意如诗,诗酒联姻,相得益彰,源远流长。我国古代的一些大诗人,曾到宜宾来品尝宜宾美酒,并且写下了绚丽诗篇。诗借酒神采飞扬,酒借诗醇香飘逸。

“诗圣”与宜宾酒

公元765年,有“诗圣”美称的唐代大诗人杜甫乘一叶扁舟从嘉州(今乐山)东下至戎州,受到戎州行政长官的热情接待。杜甫喝下重碧酒后诗兴大发,当即作了《宴戎州杨使君东楼》一诗,其中的“重碧拈春酒,轻红擘荔枝”的诗句便是对口感很好的重碧酒发出的赞叹。此后,重碧酒便被戎州官府定为“郡酿”名酒,得到大力发展。

《宴戎州杨使君东楼

胜绝惊身老,情忘发兴奇。

座从歌妓密,乐任主人为。

重碧拈春酒,轻红擘荔枝。

楼高欲愁思,横笛未休吹。

黄庭坚在宜宾的三年

流杯池公园的黄庭坚雕像。

公元1098年,诗与苏轼齐名、词与秦观比肩、书法与苏、米、蔡并称“宋四家”之一的宋代大诗人、书法家黄庭坚谪居戎州,三年中写了咏酒(或借酒抒怀)的诗10首,词15首。他写诗赞美荔枝绿酒:

王公权家荔枝绿,廖致平家绿荔枝。

试倾一杯重碧色,快剥千颗轻红肌。

泼醅葡萄未足数,堆盘马乳不同时。

谁能同此胜绝味,唯有老杜东楼诗。


流杯池曲水流觞,为黄庭坚所建。(图片由流杯池公园提供)

他写诗赞美姚子雪曲酒:“姚子雪曲,杯色争玉……清而不薄,厚而不浊……”

他写词表达自己对戎州美酒和自然美景的陶醉:“小院一支梅,冲破晓寒开,晚到芳园游戏,满袖带香回。玉酒覆银杯,尽醉去犹待重来……”

陆游怀念荔枝美酒

被称为“中国古代伟大的爱国诗人”的陆游曾被任命为叙州知州,专门到宜宾考察。陆游晚年时,很怀念宜宾的荔枝和美酒,他给家人说曾有在叙州养老的打算。他的儿子陆子虚在为《剑南诗稿》写的《跋》中说:“……先君太史……西溯僰道,乐其风土,有终焉之志……”

范成大登锁江亭

南宋年间,时任四川制置使的范成大轻舟简从来到叙州,到了叙州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寻访山谷遗迹。在游了锁江亭、喝下重碧酒后,作为“南宋四大家”之一的范成大挥笔写下诗作:

《七夕至叙州登锁江亭

东楼锁江两重客,笔墨当代俱诗鸣。

我来但醉春碧酒,星桥脉脉向三更。

张问陶对宜宾的热爱

清代著名诗人张问陶也到过宜宾,留下了咏酒诗,对宜宾的热爱溢于言表:

爆竹声繁逢腊日,荔枝香冷过戎州。

船窗自击泥头酒,味谏轩南为少留。

杜甫、黄庭坚、陆游、范成大等文豪们在宜宾写下的这些美妙诗词穿越了时空,一直流传到了现在。

对文人来说,酒不只是一种满足口感的物质饮品,更是一种艺术载体。因为文人饮酒,饮下的其实就是文化。

当年黄庭坚在江北公园流杯池里常常做着“酒杯在曲水流觞中晃荡”的文字游戏也传承到了现在,文化人每年在这里聚会饮酒吟诗,抒发当代人的情怀。

冬日宜宾的三江月,一直浸泡在诗人们晶莹透明的酒杯中。浪漫的宜宾人常常把美酒渗入自己写的诗里。可以说,酒是人类物质产品,一杯浓缩的玉液琼浆;诗是人类精神产品,一支高雅的文学奇葩。

汇聚三江水,美酒更宜宾。新的时代赋予了宜宾酒新的色彩,宜宾酒将秉承传统文化,继续创造佳绩。来宜宾,就得喝宜宾酒,品酒文化,穿梭于历史之间,与古人对话!


 
Copyright 2017 宜宾酒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